摘要:西班牙画家安东尼奥·洛佩兹·加西亚是当世著名画家之一。他的艺术风格属于具象主义,尽管具象主义发展出若干外延,受到诸多艺术思潮的冲击,但在洛佩兹对其内涵的挖掘和实践下依然焕发生机,值得被重新审视。洛佩兹自20世纪50年代至今的创作路程有明显的、阶段性的变化,这种变化由他的艺术渗透而来,从“表现”到“魔幻”,又转变为“含蓄”和“神秘”。身处传统艺术与现代艺术碰撞、融合的时期,从传统绘画转型到当代艺术,洛佩兹的创作从未脱离“艺术不能不反映这个世界”的观念。后现代主义之后,各种西方艺术混杂,洛佩兹选择具象道路并不断地探索和实践,体现了一份逆流而上和甘于孤独的勇气。

虽然成长于西班牙传统文化氛围之中,但洛佩兹的创作却展现出较强的当代艺术气质。他对传统的具象绘画有着独到的理解,注重创作的时效性、精神性和技法的当代性,对当代创作者具有一定的启发。通过研究洛佩兹的成长历程及其不同时期的作品特质,可以给予创作者一定的参考和借鉴。

1936年,安东尼奥·洛佩兹·加西亚出生于西班牙汤米罗索小镇雷阿尔城的一个普通家庭。洛佩茲很早就展露出艺术天赋,得到了叔叔安东尼奥·洛佩兹·托罗斯的重视和培养,此时的托罗斯已经是一位享誉曼察的大画家。后来洛佩兹回忆托罗斯道:“多年以来,我叔叔的早期作品一直是我最珍贵的财富,尽管它们有时使我痛苦,使我不安。甚至有时我会觉得它们强大的魅力阻碍着我的进步,但是渐渐地,我对这些作品的热爱、我和现实世界极为强大的联系使我释怀了。这几年,我所崇拜的这些艺术作品带给我的只是愉悦。失去它们,我的生命将难以维系。现在我才知道我叔叔对我有着多么深刻的意义,他将我引向线年,在托罗斯的鼓励下,13岁的洛佩兹从托姆洛索迁居到首都马德里。他在圣费尔南多美术学院接受了典型的传统艺术教育。洛佩兹在学习期间除主修绘画以外还兼修了雕塑,他认为绘画和雕塑是相辅相成的。

1955年,洛佩兹赴意大利考察庞贝古画。这些壁画表现出的质朴和古拙给洛佩兹带来许多灵感,在其早期作品(图一)中有所体现。1964—1969年,洛佩兹于费尔南多美术学院任教,开始孜孜不倦地进行绘画和雕塑的创作。他对光线要求十分严格,为了找到最佳光线,每天都选择在固定的时间段工作,导致很多作品的更改和完善要经历几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在漫长的创作历程中,洛佩兹不断地贴近客观现实,表达作品情感。

从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开始,洛佩兹受到世界艺坛的普遍关注,时至今日,他被公认为20世纪最杰出的画家之一。

尽管洛佩兹长期浸润在西班牙艺术的传统氛围里,但他却能将当代艺术的某些思想观点有机地融入自己的现实主义创作。在洛佩兹的“表现”时期(1955年前)晚期及“魔幻”时期(1956—1965年)的作品最能体现其融合传统与现代思想进行创作的特点。洛佩兹还善于在自己的创作中融入其他民族艺术和西班牙艺术中除具象绘画外的其他前卫成分,譬如上文所述的意大利庞贝壁画艺术、美国超写实绘画以及20世纪上半叶始于西班牙的拼贴艺术等。在画家的各阶段作品中或多或少能看到另类的尝试:利用肌理制作、图像的剪裁拼贴以丰富视觉体验、支撑内容深度,但洛佩兹的后期创作并没有沿着这些艺术方向继续前进,仍坚持走具象绘画的道路。

安东尼奥·洛佩兹·加西亚的具象艺术发展经历了三个不同的阶段。1955年前后的“表现”时期;1956—1965年的“魔幻”时期;1965年后的“含蓄”时期,画家以艰苦的探索寻找自我,并对怎样发展具象艺术作出回答。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末,是洛佩兹艺术探索并走向成熟稳定的时期,特殊的时代背景使洛佩兹在作品中反复融入对生命、人性的深刻思考。与此同时,欧美流行文化日新月异,现代艺术的新潮流、新观念层出不穷,洛佩兹却始终坚持用他独特的、极具人性的观察视角进行具象绘画创作。洛佩兹把无数个平常的生活片段和家人形象放在画中,用作品阐释亲情、家庭和他的一切联结,呈现出艺术和现实主义的广泛联系。

以《玩耍中的卡门》(图二)为例,这幅画的构图体现了洛佩兹早期作品中不同于传统写实绘画的特质。画中几条近似平行的长直线,把画面分割成三个部分。在几块横向的大面积方形区域里,出现几个清晰又短小的竖置图形,打破画面原本平衡的空间结构。风景、人物、玩具的设置丰富并强化了画面的构成要素(几何形、点、线、面),画家把这些因素按照主次、疏密的关系作了细致安排。这幅画的主体虽然是玩耍的儿童,玩具、场景却又能将作者和观众推落进一个类似虚幻气氛的世界中,在具象表现的表象下已经透露出作者对现实和魔幻关系的初步尝试。

洛佩兹在其“魔幻”时期创作的《埃米利奥和安吉力那斯》(图三),是一张特别的作品。画中的埃米利奥和安吉力那斯在现实中是一对夫妇,他们收养了一个孩子,但是埃米利奥和安吉力那斯最终离婚,这个家庭最后走向破碎。事情的发展出乎洛佩兹的意料,于是他改变画面结构,抹去丈夫的形象,将孩子的头像拼贴在丈夫的位置。因为涂抹的缘故,画面空间感被大幅削减,立体实物(孩子头像)的粘贴又丰富了画面的维度和视觉层次,使观众产生丰富的联想和复杂的心理感受。洛佩兹绘画语言的显著特征是打破画面表层的二维空间,《埃米利奥和安吉力那斯》这幅作品既有浮雕的空间感和真实感,又有油画语言对质感的细腻描绘,两种绘画语言叠加,整个画面有种独特的、类似于裸眼3D的逼真感受。加上绘画不易于直观地表现时间维度,而洛佩兹的画面总会让人有种时间流逝的沧桑感,这些特质都表明洛佩兹的绘画已经同传统的现实主义绘画拉开了距离。

《古兰大道》(图四)是洛佩兹1965年后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无论是创作状态,内容选取还是技法创新,都表示画家已进入了对自身的纯熟认知阶段。《古兰大道》既不强调规模的宏大,也不强调创作视角的新奇,平常的画面内容充满诸多细节。统一的色调带来的强大吸引力、肉眼可见的建筑细节,充分展示出画家卓越的创作能力,画作具有蕴含于画面之中,却又通向画面之外的时间感。不同于印象派强调抓住瞬间感受和光色的写生,洛佩兹将同一地点、同一时间(每天早上,洛佩兹会在固定的时间来到街口的同一个地方画20分钟)的相同对象所呈现的细微差异糅合成一幅作品,相对于静止的街道和建筑,街道上行走的人物则是巨大的变量。经过长时间的观察,人物被画家主观隔离、削减,呈现在画中,就是宁静、稳定却又细节丰满的古兰大道。

此外,洛佩兹后期的雕塑作品也值得注意,图五、图六是画家应西班牙阿多查政府之邀,为纪念阿多查火车站遭炸弹袭击的而创作的纪念雕塑《日与夜》。这组雕塑呈现了孩童在白天与黑夜的状态:醒与睡。熟悉温馨的对象却有着触目惊心的细节:脸部的划痕、泪痕以及脖子不整齐的断口……从这组作品可以看出洛佩兹对于纪念碑式雕塑的独特思考:拒绝丰碑式的象征性和雄伟感,转而挖掘生活中能与人类情感产生强烈共鸣的片段和形象。

安东尼奥·洛佩兹·加西亚的作品,凸显了现实主义的严谨、真实和震撼。洛佩兹的作品反映了画家自身的精神面貌,真切而有温度,包含对朴素世界的反复思考以及对新艺术思潮认知,这些都启发当代艺术创作者重新看待具象绘画与其他诸多艺术之間的关系、找到对现实主义艺术理解的偏差和盲点。洛佩兹的艺术昭示了现实主义艺术的广度和深度,也印证了具象绘画蕴含的无穷可能和生命力。

[3]郭晓川.西方美术史研究评述[M].哈尔滨:黑龙江美术出版社,2011.

[4]胡继宁.浅析现当代具象绘画的表现性[J].美与时代:美术学刊,2010(12):58-59.

[5]闫慧.试论洛佩斯具象油画审美风格的分期特征[J].四川戏剧,2017(4):47-50.

[6]孙逊.具象绘画的当代走向[J].齐鲁艺苑:山东艺术学院学报,2013(5):54-55,70.

[8]姚思佳.洛佩兹油画风景语言的启示与实践[D].开封:河南大学,2015.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