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梅洛-鲍尔:天外飞仙

拉梅洛-鲍尔仅用了一个赛季就证明了他超凡脱俗的潜力,改变了夏洛特黄蜂队长期遭受苦难的历史进程。要根据鲍尔这个20岁小伙子的宏伟梦想打造未来,既充满挑战,也令人兴奋。

宇宙中,有些明星闪着柔和的光,有的明星则会开着荧光色的兰博基尼,穿着同样是荧光色的风衣和定制西装——如果要专门对应的话,这种荧光色的称谓叫作“查特色(一种法国修道院所酿名酒的颜色)”。

没错,拉梅洛-鲍尔是的西装是用来配他的车的,他就是那种爱出风头到你得再三确认的人物。他胆大到足以让你怀疑,他是否是一时兴起买了一辆兰博基尼,就为了搭配他那挂在小房间里的网球三件套。

这些可能性全都存在。去年11月夏洛特黄蜂队方面用探花签选中鲍尔后,球队的命运轨迹来了个急转弯。结果证明,鲍尔斩获年度最佳新秀仅仅是个开始,鲍尔在他的NBA首秀赛季表现地如此耀眼,以至于整支球队要重新适应他。

“他无所畏惧。”黄蜂队主教练詹姆斯-博雷戈说道,“我没法教他打球,他已经炉火纯青了。他有着精英级别的球感,真的有。我如今的工作是确保在他身边配备合适的球员,配备合适的体系,以取得成功。”

鲍尔在每次快攻中都能找到完全不存在的传球角度,能够从更深的地方发现传球机会,这种传球深度在篮球历史的绝大部分时间内都是未曾设想的。鲍尔的比赛,给人的感觉像是斯蒂芬-库里、皮特-马拉维奇、“魔术师”约翰逊这些划时代巨星的再版,但是除了和这些巨星一样拥有奇怪的魔力以外,鲍尔可以在场上随意地作出各种让人彻底耳目一新的尝试。

“我是怎么在从未听说、从未目睹、从未接触过的情况下知道该如何做到这一切的?”鲍尔大声地向自己问道。他不去再考虑这一切的缘由,不再去考虑他的身份。年仅20岁的鲍尔将自己的表现总结为,其起源必定非凡。“一定是这样。”他说道,“我一定是被祝福过的人。”

拉梅洛-鲍尔目前场均得到20.0分7.7篮板8.3助攻1.9抢断,四项数据均排球队第一,昨天他刚刚刷新了自己的单场得分纪录

你可以学鲍尔的一切东西,比如在出手时的异常抖动,但是你永远学不会他看待世界的方式。创造力有着多种形式,但是对鲍尔而言创造力仅仅是从指尖迸发这么简单。黄蜂队总经理米奇-库普切克将身为二年级后卫的鲍尔描述为是个“半路杀出的表演者”,他甚至很难意识到自己从肩上甩出一记不看人传球是他尽力完成最好进攻的方式。不管鲍尔走到哪,他总是满溢着类似的想象力。“衣服。”他说道,“鞋子。车子。”然后,衣服和鞋子偶尔是用来搭配车子的。

如果鲍尔仅仅是个打球花哨的球员,或者仅仅是个一般意义上的优秀球员,那么这一切也不会显得这么瞩目。事实上鲍尔已经既做到了让黄蜂队在当下就变得更优秀,又是黄蜂队史无前例的明日之星,是可以在未来多年扛着球队前进的可再生能源——当然,前提是黄蜂队方面能够找到最好的方法来适应鲍尔这个球风既闪耀又野性的球星。

“我的挑战是,”博雷戈说道,“我该多大程度上放任他挑战自己球感的极限和边界?我们应该如何在球队的环境中生存?我们需要什么才能取得成功?”

这是一支NBA球队所能面临的最棒问题。鲍尔看起来已经是一名全明星球员,黄蜂队一鸣惊人,正在经历球队历史上最好的开局。黄蜂队方面如今既有快感,也有不确定性。他们会从半空中转头凝视地面,计算自己将来着陆的地方。

在九月末的一个周日,黄蜂队篮球运营组中的五十多名成员头顶被百岁树龄的橡树所笼罩,在迈尔斯公园的蜿蜒大道上驾车出行。他们前往博雷戈的家,参加2021-22赛季球队第一次正式会议。在博雷戈家后院,球队老将们和教练们、工作人员们厮混在一起,一边挑选着一盘盘塔可(为严格执行饮食计划的NBA球员提供了鸡肉和虾馅的,为其他人提供了牛排馅的),一边走向成片的玉米片与莎莎酱。

黄蜂队方面就在此地设定了赛季目标:联盟前十的防守、低失误率。“(我们的目标)不仅仅是打进季后赛。”迈尔斯-布里奇斯说道,“而是在季后赛中打出成绩。”在这种情况下,黄蜂队才可能自2002年以来首次突破季后赛第一轮。随着季前会议的进行,会议内容开始变得相对现实。

但是对于上赛季被全球所限制的球队而言,这同样是难得的一次球队全体成员一起聚餐的机会。在鲍尔被黄蜂队方面选中的第二天,库普切克和博雷戈就在夏洛特邀请鲍尔这名球队的最新成员在保持社交距离的情况下共进晚餐。

“如果要总结我们球队的文化,那就像是一起坐在一张餐桌上一样。”博雷戈后来告诉记者道。在NBA方面及当地政府的限制措施放松,允许聚餐之前,要让黄蜂队全队聚在一张餐桌前是个巨大的挑战。

黄蜂队在以一场面对步行者队的惨败终结了季前赛之旅后,需要一个全新的开始。但黄蜂队方面还得在略微回到正轨的社会环境下建立球队文化。在赛季之前就身在黄蜂队的球员只有布里奇斯一人了。(下的)新常态是如今绝大多数黄蜂队球员对夏洛特的全部体验,也是鲍尔经历NBA生活的唯一方式。在博雷戈看来,要想(在球队中)构建更强的纽带,就在于打开鲍尔的心扉。

有三、四名球员在夏天来到博雷戈的家中,在后院里投篮,在泳池中与博雷戈的孩子们游泳。鲍尔在博雷戈家里待了许多天,了解到了他教练的另一面。根据《体育画报》的报道,黄蜂队方面在进行选秀准备工作时,博雷戈在与鲍尔进行的第一次面试中问了后者这位新星,他珍视的是什么。鲍尔答曰,家庭。之后博雷戈多次邀请鲍尔的家人一起用餐,用鲍尔的话说,博雷戈一家“家庭气氛温暖,为人热心”。每次鲍尔去博雷戈家里的时候,总是会有奶酪比萨和柠檬胡椒烤翅的订单。

这一对师徒并非所有时间都在讨论篮球。“我想谈更多有关人生的事情。”博雷戈说道,“我想从他身为普通人的一面了解他。因为到那天(会面)结束的时候,归结到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信任。他会信任我吗?我会信任他吗?他的队友们会信任他吗?”

在九月份球队成员聚集在博雷戈家的时候,鲍尔已经和队友们一起合作数月了。鲍尔成长中待过许多地方,其中最主要的是在南加利福尼亚。夏天的时候许多联盟中的同僚会蜂拥至洛杉矶(大家默认的NBA休赛期的港湾),鲍尔则留在了夏洛特。“我在这儿能吃能住能训练。”他说道。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上赛季末段鲍尔右手手腕受伤以后,他的长距离投射出现了偏差。鲍尔以一天训练一千多次的节奏来矫正投射。布里奇斯后来把鲍尔一起“拽”进了力量房,结果球队设备显示,鲍尔整个休赛期的训练排进了球队前三。“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必须训练。”布里奇斯说道。之后随着阳光从球馆正对第五大街的窗户里射进来时,鲍尔开始弥补失去的时间了。

因为上赛季NBA的日程安排有所调整,故而鲍尔没有经历夏季联赛,没有参加正式的训练营就闯入了新秀赛季。教练团队对他几乎不了解。赛季开始时,他是特里-罗齐尔和德文特-格雷厄姆的替补,直到一次首发阵容的空缺后才他才证明自己本该一直都是球队首发。鲍尔无暇顾及其他事情,只管埋头向前冲——他没时间来学习习惯、培养习惯,也没时间来和队友建立挡拆的默契。上赛季他做的所有事情全凭感觉。

今年夏天是鲍尔在直觉之下打好基础的机会。黄蜂队轮换名单中的大部分球员休赛期留在了夏洛特,或是出去了再回访夏洛特,这使得鲍尔这名天才传球手有了在不用冒着打季后赛的风险下,有着足够的空间来随性发挥。当鲍尔从比他体型更小的后卫们头上扔出一记贯穿全场的长传,直接把球塞到戈登-海沃德手上时,看起来似乎习以为常:

罗齐尔在夏洛特成长为了一名球队领袖,他在九月份组织并主持了一场球队去迈阿密的合训。所有球员都现身了。“我告诉他们:赛季就此开始。”曾经在波士顿打过两次分区决赛的罗齐尔说道。黄蜂队的一些工作人员一同前往来帮助球员训练并组织训练赛。黄蜂队老板迈克尔-乔丹也现身了一次,在球场边线狂喷垃圾话。

“我当时感觉,他就是来看我的!”乌布雷在接受The Ringer记者沃斯尼-朗布尔采访时说道。鲍尔为布里奇斯送出高传球,二人用眼神交流,后者心领神会。黄蜂队球员们练力量、跑步、进行敏捷性训练。在汗流浃背的漫长一天过后,他们一起聚餐。

“我觉得这段经历是最能够建立化学反应的。”海沃德说道,“我们借此建立起了感情。我们可以一起出去吃饭,讨论和篮球无关的人们。这是去年因为我们肯定做不到的事情。”赛季开始后,黄蜂队球员们在各自的更衣柜里都发现了一张在迈阿密拍的合照,背后附有教练团队为每位球员特定书写的言语。

黄蜂队比起以往更依赖于化学反应了。上赛季,黄蜂队方面的进攻更大程度上由理念所驱动——在这种方式下,循规蹈矩的战术配合会被球员们在场上即时观察,并打出不可预测的配合所替代,这样的进攻方式和犹他爵士队、迈阿密热火队等球队完全不同。

“如果我停止这样的进攻,每个回合都打一套固定的进攻战术的话,(球员们)可以知道该往哪儿跑,我们可以掌控这次进攻。”博雷戈在上赛季说道,“但这样我们进攻的上限就被框死了。其他球队会迎头赶上的。”相反,黄蜂队方面让每位球员都知道如何在场上拉开空间,何时应该传球,空切了应该干什么——尤其是鲍尔,最需要搞清楚这一切。“这是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博雷戈说道,“他就是我在球场上的延伸。如果我们要打出最好的表现,他得承担起领袖作用,领导球队。”

博雷戈和鲍尔二人所谓的内容正是比赛管理的三要素:时间、得分、位置,三位一体。这有点像要求一名演奏家回去练音阶似的。但是把鲍尔和其他优秀控卫的最大区别不在于他们能否做到,而在于他们如何平衡自己的能力。在季后赛期间,鲍尔研究了克里斯-保罗掌控进攻回合的方法。鲍尔做了保罗这个联盟通持有者、比赛录像迷本身可能会做的事情:锁定频道看全场录像,而非看支离破碎的片段。就这种方法而言,还是有点出乎鲍尔性格的。

“我以前不觉得他是那种回家以后会整夜看NBA比赛录像的人。”库普切克说道,“如今的年轻一代球员真不会这么干。他们不会真的像我们这样坐在电视前看比赛,看商业广告……他们只会看赛果和集锦。”

鲍尔其实并非是热衷于Instagram一族的人,因为他在社交平台上已经有了大量的者。他的扣篮和后撤步三分球经常被剪成可分享的集锦,这已经是他篮球生活的常规部分了。有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鲍尔对此表示接受。他并非不做回家作业,从高中时期开始研究录像就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每当他和教练一起坐在笔记本电脑前,他总是认真听讲并提问。他仍在从视频片段中进行学习,学的不仅仅是面前视频里的这一次进攻,而是所有进攻串在一起后的累积效应。

“如果我们要复习一份球探报告的话,他一定会照做的。”鲍尔在球队中的密友之一布里奇斯说道,“而这正是鲍尔用来提升自己防守智商和进攻智商的方式。他一定会仔细复习球探报告,在录像放映室里花更多时间和教练待在一起。教练会教他很多东西,他也由此进步。”

更简单的事实在于,鲍尔已经是毫无以为的明星级球员了,即便他从不踏入录像放映室也是明星球员。博雷戈的NBA生涯就是从担任马刺队的录像地下室助理开始的,他习惯于通过细节来观察比赛。而鲍尔在同样的回合处理上会更为主观一些。当他上场时,他的知觉会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纯粹的创造欲。“我不是胡说。”他说道,“我(在场上)从来不思考,仅仅是(凭感觉)打球。”

当一个人进入创造欲占主导的状态时,原本快速运转的大脑会慢下来,开始展示这种活动如何与幻想相联系。博雷戈工作的难点在于引导鲍尔去创造,而非打断他的创造。有时,对球员伤害最大的事情就是将他们(的创造欲)打断并回到现实。鲍尔的超能力有很多,其中之一就是他在追求才华的过程中无比坦然。有些明星球员“打球就像打游戏一样”,是因为他们把离奇的技巧做到看起来很简单的样子。鲍尔打球也像打游戏一样,是因为他尝试的那些传球和投篮大多数人只会在客厅里尝试,想象在一个没有任何后果的虚拟世界里尝试,这样做才能感到舒适。

鲍尔记得,教练唯一一次明确让他不要在场上做某些事的经历发生于2018年他在立陶宛打职业篮球联赛的时候。时任普列奈队的主教练维尔吉尼尤斯-塞斯库斯不会说英语。但鲍尔足够清楚,塞斯库斯不喜欢他传球时的创意,尤其不喜欢他刚过半场就干拔跳投。

“所以我打球的时候,如果那些三分球投进了,他很高兴。”鲍尔谈及自己的前任教练时说道,“如果投不进,他就很生气。于是我不得不善后,。”

这正是鲍尔的另一条准则。三年过后,鲍尔还是会这么投。本赛季至今,仅有三名球员在从26英尺以外的出手数比鲍尔更多。鲍尔总的三分球命中率是41%,而他的出手分布可能是篮球史上最大胆的了。

鲍尔的防守时而会有些离经叛道。所有NBA球队的防守计划都基于盯防和换防的微妙平衡,而鲍尔一旦感觉到有机会的话,很多情况下会将此置之脑后。不过博雷戈表示这种说法是“胡说八道”。“我其实会用另一个术语来称呼。”他承认道。然而鲍尔的抢断非常精妙。每当对手处在比赛中的转换状态时——如即将发动一次快攻、拼抢篮球、甚至是球还在空中,没有被抓下来成为篮板球的时候,就会看到鲍尔快人一步,伺机而动,然后把球截走。“我只是想象自己可能会怎么传球。”鲍尔说道,“然后反其道而行之。”

当然,这种策略的问题在于,也许当世再无第二人能像鲍尔这样传球了。从无垠想象而来的逆向工程当然会导致误判。“有些传球机会我以为大家都看到了,然而并没有。”鲍尔说道,“我(朝着可能的传球路线)跑过去准备抢断,结果球根本没送到那儿。”

博雷戈看着鲍尔进行这些赌博式防守感到奇怪地眼熟,仿佛是当年身处圣安东尼奥,在格雷格-波波维奇治下的某种回响。“我经常会想起波波维奇,想起他是如何执教吉诺比利的,如何执教吉诺比利这么多年的。”博雷戈说道,“我将其用于执教鲍尔。我得让他特殊、有竞争力、带领球队赢球的方面充分发挥出来。我得让他成为组织中的一员。我得让他驱使球队文化和球队打球的方式。他打球凭本能,富有竞争力,一定程度上是不可教的。”

博雷戈身上有着严肃的另一面,可能来源于圣安东尼奥。尽管严肃的一面使博雷戈想要让鲍尔为关键回合的赌博式尝试负责,但他又会忍不住想起吉诺比利的两面性。

首先是2006年:当时马刺队在系列赛第七场的鏖战中,在还剩30秒的情况下领先3分。当德克-诺维茨基杀到篮下上篮得手的时候,吉诺比利从弱侧扑过来,难以理解地对诺维茨基犯规了——使得诺维茨基加罚命中,把比分扳平,拖入加时。马刺队经过加时赛,以111-119输掉了比赛。

然后是2017年:在关键的系列赛第五场的最后一个回合中,詹姆斯-哈登在边线附近晃开了吉诺比利,向前跃到三分线边缘,准备尝试一记可能扳平比分的三分球跳投——结果发现吉诺比利的手结结实实地按在了球的顶部,从后面把他的出手给封盖了。马刺队因而在系列赛取得大比分三比二的领先,随后在下一场比赛中淘汰了火箭队。

“吉诺比利能吓得波波维奇折寿。”博雷戈说道,“但波波维奇会说,在这些时刻里吉诺比利表现地比以往更精神。我也有同感。我现在就有这样的感觉。我可以感受到在每一场比赛后这种关系的不断建立和发展。我喜欢这种感觉。我喜欢执教这孩子。”

在鲍尔的成长阶段中,不管到哪儿都带着篮球,去学校也好,去商店也好,去麦当劳也好,去朋友家也好,皆如是。当时大家能见到一个瘦长得难看的孩子绕城边走路边运球,穿过毫无戒备心的邮筒和冻僵了的消防栓,扬长而去。他总是尾随着哥哥们,直到他11岁那年就去参加了11年级的联赛。当他的家庭闯入主流视线后,拉梅洛就成了拉梅洛-鲍尔,有了一种真正要打篮球了的感觉。在他学会运球之前就学会了怎么签名。但是在学会签名以前,他的父亲拉瓦尔-鲍尔(想必此时已经无须再介绍他了)就教他要放弃球权,在场上奔跑。

“他一开始教我的方式是:如果有人在你面前,永远要把他弄走。”鲍尔说道,“所以我打比赛真的就一直在传球。我从来不会想着要粘球,粘球,再粘球。”

与鲍尔一起打球的大孩子们不这样。鲍尔在13岁那年就和二哥利安杰洛-鲍尔(不久前被夏洛特黄蜂队附属G联赛球队选中)、大哥朗佐-鲍尔(现效力于芝加哥公牛队)一道带领奇诺岗高中以全胜战绩夺得加利福尼亚州冠军。鲍尔在15岁那年成为了体育圈著名的争议人物——他是一个染着一头金发的骨瘦如柴的控卫,高度又高到足以吸引各种恶意和道德批判,质疑他最近的统治级表现对他未来的篮球生涯有何意义。人们对鲍尔家族的真人秀(字面意义上的)感到无比错愕,从而把注意力从这位性格温顺的神童身上挪开了。

鲍尔和黄蜂队方面互相认识的过程中完全没有矛盾。在黄蜂队的更衣室中,海沃德是沉稳的老将,罗齐尔最为坦率,布里奇斯的话语权逐步提升。与此同时,鲍尔发现自己的作用是似乎是气氛调节剂,既富有活力又具有吸引力,可以把每一次配合都变得活跃起来。在他穿梭于光谱中心的通道中时,会喊出每一位工作人员的名字,和他们打招呼,一路上都是如此。

“他让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自己很重要。”鲍尔在澳大利亚时的队友丹-格里达在2020年选秀前接受《BasketballForever》采访时说道。鲍尔会热情拥抱半小时前刚在训练场上见过的队友。他甚至会脸上挂着笑容,最早到达投篮训练和球队会议。他可以振奋精神,他天生可以缓和紧张感。“他照亮了所有人的生活。”罗齐尔说道。即便是在他那短暂又梦幻的立陶宛职业生涯中,他也总是能让队友笑出声来。

“妈的,我觉得我每天能够呼吸、生活,就是一种幸福。世界上其他人一定在经历更糟糕的生活。他们可能找不到家人,可能生病了,甚至可能没法走路,没法跑步。如果你能够下床,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的话,或者能够呼吸的话,就不应该情绪低落。”鲍尔说道。

鲍尔的思考方式,以及就他的打球方式而言,都具有感染力。即便鲍尔在黄蜂队打出了全明星级别的表现,根据NBA高阶数据显示,鲍尔持球在手的时间大概仅和76人队临时首发控卫泰瑞斯-马克西,以及凯尔特人队替补后卫丹尼斯-施罗德相当。而这正是夏洛特黄蜂队战绩能够突飞猛进的重要原因。鲍尔正在证明,一名控球后卫即便不去费劲掌控比赛,照样能够统治比赛。

正如布里奇斯所指出的那样,转移球是黄蜂队球员“生活方式的支柱”。“只要我们找到最好的投篮机会,就不会担心由谁来打这次进攻,由谁来投篮。”布里奇斯说道。鲍尔会抓下篮板直接将球长传到前场,撵着队里的运动健将向前狂奔。黄蜂队方面之前并非没有尝试过提速,只是这一想法没有被采纳。在鲍尔来到黄蜂队之前的那个赛季里,黄蜂队的进攻节奏排在联盟下游。上赛季黄蜂队进攻节奏名列联盟第十二,如今并列第二。

“球员们得跟着他跑。”博雷戈说道,“球员们得待在他身边。他一直处在两分钟推进演练之中,他时常出现在起球线,阅读比赛,给防守端以压力。防守是没有时间放松的,不能换人,不能让场上的球员下场。他会持续地给对面以压力。”联盟中一位超级巨星称,上赛季打得最快的一场比赛就是显然就是面对鲍尔领衔的黄蜂队。黄蜂队可以在最疯狂的状态,让老将居多的稳健球队彻底失去耐心。

即便在半场阵地进攻当中,黄蜂队方面也不会集中依赖于某一名持球人。轮换阵容内几乎每位球员在过去两个赛季中每36分钟都能拿到至少2,3次助攻,几乎每位黄蜂队球员都能胜任持球的工作,都能抓住球场上瞬间出现的机会,将其扩大化并利用。

“我发现其他球员尝试进攻的次数比以往要多了。”博雷戈在三月份时和我说道。当时鲍尔的明星相已经越发清晰。“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成了冒险者。说实话,我有时会因为感觉球员可能出手投篮过多,想要尝试长传而感到沮丧。但我又想,到最后,还是要凭借快乐、活力、无私精神、持球进攻的决心才能推动球队前进。只有相互信任,才能打出恰当的配合。”

这就是鲍尔的影响力。鲍尔影响比赛的方式是他的社交能力。他的天性并非仅仅是传球,而是赋权于队友。他每一次把球传出去,都是给其他球员拿球打的机会。鲍尔不仅通过这种方式塑造了自己的明星相,而且展示了黄蜂队阵容上下的成功发展。

在NBA里经营一支位于小球市的球队就要重视母队球员。在黄蜂队队史中,尚未有过自由球员加盟球队后能入选全明星阵容。(黄蜂队方面一开始并未预计能签下的海沃德,他有可能会成为这方面的队史第一人)即便是夏洛特之前球队里那些深受球迷喜爱的名将——阿郎佐-莫宁、巴朗-戴维斯、拉里-约翰逊,其职业生涯更辉煌的部分也都是效力于其他球队时期。黄蜂队大部分情况下都被视作为一个球员的中转站。

最近,黄蜂队方面的工作开始变得事半功倍。随着鲍尔进入状态,黄蜂队方面只需要找到具有运动能力的球员填满阵容名单就行了。梅森-普拉姆利是一名面框冲击手,是空中接力的终结者。鲍尔的替补伊什-史密斯,是一名伺机而动的快攻手。乌布雷到了自由市场后期才加盟黄蜂队,他在库普切克看来“能打出比他的合同更超值的表现”,打球充满活力,反应敏捷,可以无缝衔接进黄蜂队的进攻当中。即便是黄蜂队方面在2021年选秀中首轮选择的两名新秀球员(詹姆斯-布克奈特和凯-琼斯)也都因为速度和弹跳而前景可期。

黄蜂队的比赛方式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球队方面补强的可靠方法大致相仿:出色的选秀(在库普切克治下,黄蜂队方面的选秀非常成功)、培养天赋球员、耐心等待球员成长——有时候球员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成长。黄蜂队方面分阶段培养布里奇斯,本赛季他已脱颖而出成为了球队得分王,以及至今全联盟前15的球员。

“教练给了我们自由。”布里奇斯说道,“尽管(回报)不会立竿见影。”布里奇斯在黄蜂队的头两年需要通过每一次合理的比赛方式来赢取教练组的信任。他只有投进了足够多的球,才能进入下一个档次,得到更多的出手权。“除非五中一,或者六中一、七中一,那就得等着了。”他说道。

借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谨防耐心者的怒火”。布里奇斯在本赛季用突飞猛进且强硬的表现彻底打爆了对手。小后卫换防到他根本没有一合之力。大个子球员面对速度更快、更有爆发力的布里奇斯在他们面前投出后撤步三分球时也只能望洋兴叹。未来的布里奇斯和鲍尔就是天作之合。黄蜂队作为一支处于小球市的球队,赢下过多的比赛场次可能会使球队与下一名现成的新秀巨星擦肩而过,但黄蜂队方面现在完全可以指望布里奇斯自己进化成巨星了。

从发展的眼光来看,鲍尔已经身处于一场日渐加速的计划当中。黄蜂队方面把进攻的关键重任交给了他,因为一名凭直觉打球的球员得以成长的唯一方式就是需要让他全情投入进工作中来。鲍尔在每一场比赛中变得逐渐成熟。在黄蜂队对阵篮网队的比赛中,他要求博雷戈让能够带动全队的史密斯代替自己上场,最终黄蜂队赢下了比赛。队友们对鲍尔此举称赞有加。“换作去年他就不会这么做。”布里奇斯后来对记者说道,“但我觉得他今年的主要目标就是赢球。”

鲍尔开始将去年的经验教训铭记在心,养成良好的职业习惯,步入正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像鲍尔从点麦旋风改为点装饰着果味麦圈和脆浆果的布吉奶昔一样。就像鲍尔放弃双门兰博基尼,改开更为实用的四门兰博基尼SUV一样。

在一年不到的时间里,鲍尔的进步足以燃起整支球队的抱负。黄蜂队领导层的成员们实事求是地表示,球队的进程最终就落实在鲍尔这名20岁的控球后卫身上。为什么不呢?鲍尔通过其无垠的想象来体验NBA的生活,其中的美妙之处就在于总会有下一个回合,总会有解决问题的方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